首页 八卦内容详情
皇冠信用盘(www.huangguan.us):终于敢承认,我爱了《快乐大本营》24年

皇冠信用盘(www.huangguan.us):终于敢承认,我爱了《快乐大本营》24年

分类:八卦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这是最近最让我感慨的两个拥抱,都来自快乐家族。

一个是何炅给谢娜的拥抱。

跨年夜她唱完歌,何炅跑上台,给了她一个“提前的零点拥抱”。

另一个是何炅给吴昕的拥抱。

零点钟声响起,他穿过人群,特意去用力抱了一下吴昕。

挺唏嘘的,这可能是第一次快乐家族没有一起跨年。

这个消息你可能也知道了,上周六,新节目《你好星期六》开播,也意味着《快乐大本营》正式告别了。

5 个主持人曾在很多场合被问过,如何面对停播?

谢娜说:“我会做到你(何炅)不做的时候。”

何炅的回答是:“我不可能不录,除非这个节目不录了。”

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身边很多朋友的第一反应都是,强烈的失去感。即便在他们心里,这节目已经没那么好笑了。

“躲在被窝哭泣,就像失去了朋友一样”

你可能不知道,它陪伴我们,已经有 24 年了。

第一期是在 97 年 7 月播出的,和香港回归挨得很近。

24 岁,也意味着一个人长大,告别青春的年纪。

这也是我今天特别想写这篇文章的原因:

想向《快乐大本营》说一个再见。

也向我们总是很容易笑起来的青春,做一个正式告别。

我知道,现在提起《快乐大本营》有很多槽点: “低幼、没内涵、谁红谁上……”

但论逗你开心,它是头一个。

在《快乐大本营》诞生的 90 年代,很少有节目能将娱乐作为首要目标。

《快乐大本营》刚开始做了四期,都因为不够娱乐,被毙了。

为了捍卫它的“快乐”,当时的湖南台台长魏文彬甚至专门给节目组写了一封信:

“轻松、愉快,

让人坐在电视机前得到一种享受一种解脱。”

现在很少有人拿快乐家族当偶像了,但他们真的为你的快乐拼过命。

在 90 后的青春里,如果有人统计,《快乐大本营》一定是让观众笑第一名

被定位为“快本林志玲”的吴昕,是产出表情包最多的一个。

就连何炅,也拿脸怼过保鲜膜。

还有谢娜,为了搞笑,她是“豁出去”的。

扮丑,穿夸张的衣服,顶个大帽子,演火锅美女。

这是最打动我的一个细节:

她闺蜜的朋友去世了,她安慰她,两个人撕心裂肺地哭,

但在上场前,她告诉自己:

“暂时忘掉这些。”

然后和大家一起喊出了那句你可能也很熟悉的口号:

“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

还有常常被当成配角的维嘉,多大的咖都敢调侃。

邓伦说自己恋爱不爱冷战,维嘉补刀:

“他喜欢火拼。”

林志颖上节目聊到 ipad,维嘉再次放箭:

“我觉得林志颖每句话都是植入。”

TFBOYS 有首主题曲是专门写给《快乐大本营》的,里面有句挺触动我的歌词:

“某一年失恋,

你说世界没童话,

随他去吧,没童话就听我讲个笑话。

让人快乐是个力气活。

《快乐大本营》总想尽办法,不让你的期待落空。

为什么我们会怀念《快乐大本营》?

有人形容它,在 90 后的青春里,

“像一本最前沿,最新鲜的娱乐杂志”。

它陪你一起见证了很多偶像最单纯、最不设防的时刻。

周杰伦第一次内地亮相,是在这里。

何炅介绍他,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

“上台前问我,能不能少讲话多唱歌?”

我数了数,他讲的话没超过 5 句。

后来他再上《快乐大本营》,重看了这个片段,反应很像我们翻开大学同学录的样子:

笑着别过脸,假装不敢看。

顶着“内地第一花美男组合”名头的井柏然,可以在节目上大扮鬼脸。

,

皇冠信用盘www.huangguan.us)是皇冠信用盘官方正网线上开放会员开户、代理开户,额度自动充值等业务的直营平台。

,

刚出道时号称“省话一哥”的萧敬腾,留下了“噔噔是什么”的名场面。

很多人最难忘的恋爱,你也是在这里陪他们见证的。

林志玲第一次上《快乐大本营》,何炅把言承旭自传的段落念给她听,是讲 2005 年受伤时,对方的感受:

“他连怎么抱她是最好的姿势都弄不明白,终于跪下来大哭。

女孩也哭了,她不明白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

在受苦的时候想要接近会那么疼。”

林志玲歪着头,眼里有泪,又忍回去了。

后来言承旭再上《快乐大本营》,节目组把这个片段播给他看。

他低下头,沉默了很久。

你在这里见证了太多恋爱最初始最单纯的部分。

刘烨给谢娜拉票是在这里。

杨幂和刘恺威宣誓主权是在这里。

倪妮和冯绍峰第一次秀恩爱是在这里。

宋仲基承认接受姐弟恋也是在这里。不到两个月后,他和大他 4 岁的宋慧乔公开了。

《快乐大本营》就像我们青春里在上课时偷偷传阅的八卦杂志。

翻开之前总是掩着一颗雀跃的心,期待在这里看到最新鲜的人和事。

我印象最深的是 TFBOYS 第一次上综艺。

当时他们出道不满一年,王俊凯 15 岁,王源 14 岁,易烊千玺 14 岁。

录节目间隙,三个中学生还在补作业。

三年后他们为《快乐大本营》 20 周年献唱了主题曲,还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了封信。

这个十年之约本该在《快乐大本营》兑现。

今年是 TFBOYS 第九年。《快乐大本营》没了,约定也落空了。

但就像总会告别青春一样,你总会告别《快乐大本营》。

《快乐大本营》 20 周年时做过一期访问,工作人员扮成记者采访大学生,问他们爱看什么综艺。

说了一串,没人提到《快乐大本营》,最后是工作人员主动 cue 的。

——“最近一次看《快乐大本营》是什么时候?”

——“半年前?记不清了,好久了。”

——“那快乐家族呢?”

——“以前我很喜欢他们,但是现在就觉得还好吧。”

新节目官宣后,很多人在微博上怀念《快乐大本营》,令人唏嘘的是——

好多都是以“虽然我已经不看《快乐大本营》”开头的。

就像同事说的,你和这个节目的关系就像和青春期渐行渐远的朋友一样,

很少联系了,但偶尔还是会偷偷看他的新动态。

不仅是惦念他,更多是惦念你们一起嘻嘻哈哈、又哭又笑的日子。

读者@一颗樱桃 说,

“小时侯每周六都守在电视机前看快乐大本营,那时候就是没来由地笑,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笑得脸僵。

长大了,就很少看了。

读者@kukulcan说,

“越长大,能让我笑出来的地方越来越少。

到现在我已经不敢去看,我怕发现我长大了。”

在那些笑不出来的瞬间,你会意识到:

傻乐,是一件多么珍贵的事情。

是十几岁时才会拥有的能力。没有包袱,也不需要意义。

《快乐大本营》 20 周年时,节目组曾邀请很多人写下《快乐大本营》对他们的意义。

“是带走乌云的吸尘器

是热死也不愿意脱下的校服,

是跑完八百米的冰可乐,

是整个西瓜中间最甜的那一口

是惯性,是日常。”

但我最想和你分享的,是很多人异口同声喊出的最后一句:

“《快乐大本营》,那是我的整个青春。”

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我们会和《快乐大本营》渐行渐远。

连同远去的青春,以及十几岁时那些轻盈的、易得的、无负担的快乐。

成年人的告别总是无声无息,连说再见都是奢侈的。

但是谢谢你,陪我傻乐过。

“我们没见面,却有同样的周末,

亿万个人,在同一秒大笑,连成家族,

对昨天感谢,是寄封信给明天,

把怀念,变成新的冒险。”

——《同一秒快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新世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用 8 没用 0

发布评论